2019年08月02日

守住文化根基

尹绍亭
版面信息

    【名家看云南】

    云南简称“滇”,“滇”一说来源于河流疑似倒流之“颠”,又说源于族群称谓之“滇”。如果从新中国成立70年的角度来看“滇”,我以为也可以赋予其两个新意:一为“颠覆”了数千年少数民族被歧视、压迫的历史之“颠”,一为各民族文化空前繁荣发展所达高度之“巅”。

    云南民族文化70年繁荣发展,百花齐放。语言文字是文化的核心和载体,以语言文字为例叙说,可见云南民族文化繁荣发展之一斑。70年前,云南少数民族及其语言文字虽有凤毛麟角的调查记录,然而总体混沌不清,处于主流文化不值一顾、自生自灭的状态。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提倡民族平等,组织了史无前例的民族大调查,厘清了云南存在的汉藏、南亚两个语系及所属藏缅、壮侗、苗瑶、孟高棉四个语族以及藏、景颇、彝、缅、壮傣、侗水、苗、瑶、佤九个语支,并以此为重要依据识别认定了25个少数民族。有史以来,云南民族语言文字破天荒得以正本清源,载入史册,国家为此专门立法使之有效保护传承。

    改革开放40年,云南少数民族语言文字抢救、保护、利用更上新台阶。采用双语教学的边远小学增加至近500所,少数民族文字出版、语言广播及教学研究人才培养均有长足发展。各级政府组织抢救、整理、保存的少数民族各类古籍藏量已达10余万册。1984年成立的云南省古籍办公室迄今修复破损古籍3000多册(卷、件),整理出版云南少数民族古籍100多种,仅《云南少数民族古籍珍本》一种即多达70卷。地州政府主导的民族古籍抢救保护事业亦令人瞩目,如已经出版的纳西族千册百卷本《纳西东巴古籍译注全集》《云南丽江纳西族一百五十卷东巴经手抄本》及100卷《纳西东巴古籍译注全集》、西双版纳傣族文化百科全书《中国贝叶经全集》100卷等,均为旷世文化工程。作为民族学者,对于少数民族古籍等文化遗产的保护义不容辞。从2001年至2010年,“云南老傣文抢救保护”项目在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临沧耿马县、普洱市孟连傣族拉祜族佤族自治县展开调查、收集老傣文文献4000余种,按历史、语言、文学、习俗、医药、天文、艺术、宗教等进行整理编目,出版了《中国云南德宏傣族古籍编目》《中国云南耿马傣文古籍编目》和《中国云南孟连傣文古籍编目》,拍摄了可以永久保存利用的缩微胶卷120000余幅。

    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2009年统计,全世界现存语言约6000余种,其中大约2500种濒临灭绝,濒危语言的数量超过了世界语言总数的1/3。相对于世界上许多国家弱小族群语言文字濒危的情况,我国对少数民族语言文字保护的重视和投入,堪称典范。

    (作者:尹绍亭,系云南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