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7月09日

黎平会议:伟大转折的序曲

本报记者 张青 李睿宸 孙云清
版面信息

    【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  

    7月8日,记者来到贵州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黎平县。

    黎平会议旧址和黎平会议纪念馆,就坐落在县城中心翘街上。

    翘街,因街道两头高、中间低,形似翘起的扁担而得名。“一根挑起过红军长征重担的‘翘扁担’,它使红军一进入黎平就看到了黎明。”当地群众这样形象地比喻黎平会议与翘街之间的“长征情”。

    翘街小雨润如酥,漫步这条百年古街,80多年前那个决定党和红军命运的历史时刻在眼前闪现。

    1934年11月底至12月初,中央主力红军血战湘江,以惨重的代价突破了敌军的第四道封锁线。此时,红军内部笼罩着悲观的情绪和分散打游击的思想倾向。

    前路茫茫,出路何方?

    突破湘江后,中央红军计划北上湘西北与红二、六军团会合。为了避开敌军在湘西设置好的第五道封锁线,经过激烈争论,决定进行转兵,即“走新路去老地方”,先西进贵州,再去往湘西北。

    接着,中央红军于12月中旬由广西经湖南进入贵州,而黎平就是红军入黔的第一站。

    1934年12月18日,中央红军在黎平召开长征途中第一次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史称“黎平会议”。经过激烈争论,政治局采纳毛泽东向以遵义为中心的黔北进军的正确主张,为遵义会议的召开奠定了思想和组织基础,从根本上实现了转兵,为中央红军的战略转移指明了正确方向。

    作为红军进入贵州的“第一城”,黎平因此又被称为“曙光之城”。

    “黎平会议是长征伟大转折的序曲,它最重要的成果就是首次调整了长征落脚点,避免了与敌军第五道封锁线相撞,这在关键时刻起了极大作用。”黎平会议纪念馆馆长张中俞说。

    “对我们而言,黎平会议有哪些意义?”在黎平会议纪念馆,讲解员每天都要回答这样的提问。“敢闯新路、敢于突破、敢于胜利”,这几个镌刻在纪念馆正门右侧石墙上的大字便是最生动的注解。

    张中俞概括了黎平与长征的四个“第一”:长征入黔第一站是黎平县,长征入黔攻克第一城是黎平城,黎平会议是中央红军长征途中第一次政治局会议,黎平会议是第一次长征落脚点的调整。“黎平会议后,情况发生了改变,明确了方向和目的,广大指战员的积极性也明显增强,在关键时刻起到了统一思想、凝聚军心、团结队伍的重要作用。”张中俞说。

    曾参加过长征的老红军陈靖在《忆红军在贵州的三进三出》中提及:“黎平政治局会议采纳了毛泽东同志的转兵贵州,进入黔北的主张。从此长征才有一个明确的方向,带来了一线光明。在漆黑路上长征的红军,对这片光明充满深深的感激之意。这种心情,没有经过漫长夜路的人,是难以体会得到的。”

    (本报贵州黎平7月8日电 本报记者 张青 李睿宸 孙云清)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