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5月22日

红色经典怎样吸引年轻观众

——记新创民族舞剧《草原英雄小姐妹》的探索和实践
本报记者 高平
版面信息

    5月12日,内蒙古艺术学院原创民族舞剧《草原英雄小姐妹》在北京天桥艺术中心上演。丁根厚摄/光明图片

    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演员在表演舞剧《草原英雄小姐妹》。新华社发

    北京天桥艺术中心,演员在表演舞剧《草原英雄小姐妹》。光明图片

    近来,中国的大型剧目舞台刮起一股“最炫民族风”。内蒙古艺术学院乌兰牧骑舞蹈团一群师生历时3年,经过无数次修改磨炼,打造出了大型原创民族舞剧《草原英雄小姐妹》。该剧在北京国家大剧院、上海国际舞蹈中心、内蒙古乌兰恰特大剧院等地演出近40场,观众反响热烈。

    时代需要英雄,我们的民族需要英雄。如何在舞台上讴歌英雄,弘扬时代精神?红色经典怎样吸引年轻观众?艺术院校在培养人才的同时,能否创作出留得住、传得开的大型舞台剧目?创作团队有哪些不为人知的辛劳付出?带着这些问题,本报记者深入《草原英雄小姐妹》的台前幕后探访究竟。

1、时代需要我们去重温信仰

    用舞蹈表达思想,历来是艺术中最难的。重塑草原英雄小姐妹这一影响几代人成长的红色经典,遇到的最大挑战是价值观如何呈现、碰撞,以及能否与观众产生共鸣。

    为此,该剧总编导、中国舞蹈家协会副主席赵明煞费苦心:“舞剧精心设计了当代视角切入、多重空间转换的艺术叙事结构,用课堂作为轴线,讲述两代人心灵碰撞和情感交融的故事。”创作开始不久,赵明就被查出患有严重的胃病。忍着病痛,赵明与主创团队多次深入草原英雄小姐妹龙梅和玉荣的家乡和原居住地采风,体会英雄故事的发生过程,精心策划、筹备、制作,着力打造时代精品。

    舞剧一开场,字幕打出“第一课”。以当代小学生上学的视角切入,调皮的孩子们在上学路上,有的孩子还被爷爷背着。“第二课”开始,课堂上的小学生们被龙梅和玉荣的故事深深吸引,暴风雪中的小姐妹牵动着大家的心。

    草舞、水舞、马舞、羊舞、摔跤舞、珠岚舞,或优雅灵动或气势十足,让观众沉浸在草原美景之中,陶醉在蒙古族风情之中。舞蹈、音乐、灯光、舞美等融为一体,每个场景都像精美的草原诗画,洋溢着浓浓的草原味。

    “草原英雄小姐妹”龙梅和玉荣作为“100位新中国成立以来感动中国人物”,激励着一代又一代人的信仰培育和灵魂自塑。她们冒着生命危险保护集体羊群的英雄事迹早已成为草原精神的象征。舞剧正是以龙梅和玉荣真实的英雄事迹为蓝本,将蒙古族的舞蹈艺术、民族音乐艺术及蒙古族服装等文化元素充分融入舞剧的编创当中,用当代视角与多重时空把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相结合,全维度再现了龙梅、玉荣斗风雪护羊群的感人场景,生动演绎了当代青少年与“草原英雄小姐妹”的心灵碰撞,带给观众极大的震撼效果。

    该剧编剧兼艺术总监、中国舞蹈家协会副主席、内蒙古艺术学院副院长赵林平说:“这个故事深深感染了我们这一代人,这样的价值观不断激励着我们。把‘草原英雄小姐妹’这一伴随几代人成长的真实而感人的故事以民族舞剧的艺术形式呈献出来,是我们这一代舞蹈人应尽的责任。”

2、龙梅、玉荣登台互动,传播正能量

    舞剧《草原英雄小姐妹》首演,人物原型姐姐龙梅和妹妹玉荣来到了内蒙古民族剧院音乐厅,与观众和演职人员互动。扮演妹妹的演员桑夏梦赶紧向龙梅和玉荣“取经”。

    “那时候虽然年幼,但不害怕,只有一个信念,就是一定不能让集体的财产受损失。”玉荣说。

    龙梅和玉荣还向演员们描述了草原上的暴风雪,让缺少真实生活体验的演员有更深刻的理解。“妹妹”桑夏梦还表演了一段在暴风雪中艰难前行的舞蹈动作,龙梅、玉荣称赞其“真实、形象”。

    “这是一部近年来少有的好作品。通过内蒙古艺术学院舞蹈团演员们的精彩演绎,把我们带到了54年前那个风雪交加的夜晚。我们是普通牧民的孩子,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党和人民却给了我们很多的荣誉。我们深深感到,没有党和人民的培养和教育,就没有我们今天的成长和进步。新时代,新征程,我们一定会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继续前行。让我们大家携起手来,共同传播正能量!”龙梅和玉荣感叹道。

    首演现场,很多观众都是带着孩子来看演出的。“我们一家三代8口人都来了,尤其是在演出结束后看到龙梅和玉荣,实在太激动了。我的父母中学时候听过她们的现场事迹报告会,我是看着讲她们故事的小人书、动画片长大的。她们的故事激励了一代又一代人,我今天带6岁的女儿来看剧,就是希望她们的精神能够传承下去。”呼和浩特市民张欣瑞说。

3、讴歌英雄彰显文化自信

    《草原英雄小姐妹》于2017年9月19日成功首演后,经过在呼和浩特、北京、上海的十几场演出及5次专家研讨会,在业内及广大观众中引起了极大的反响。舞剧先后获得2018年国家艺术基金大型舞台剧作品滚动项目、2018年文化和旅游部全国舞台艺术重点创作剧目等多个奖项。

    中国舞蹈家协会主席冯双白如此评价:“舞剧选材既大胆又有意义,通过生动的艺术形象,歌颂了社会主义建设时期以爱国主义和集体主义为精神引领的英雄行为。这个英雄行为被选择出来作为舞剧艺术的表达对象,在选材上非常独到。”

    文化部原艺术司司长、南京艺术学院舞蹈学院院长于平认为:“舞剧不是单纯地陈述半个世纪以前的往事,而是选择两代人,确切地说是展现隔代人的心灵碰撞和情感交融,这是舞剧叙事特性的凸显和优长的发挥。这部由中场切分为两幕的舞剧,命名直截了当,分别叫‘第一课’和‘第二课’。上课不仅是知识的传授,而且是品行的引导。舞剧以‘上课’提示叙事方式的选择,不仅是原创的一种艺术表现新意,更是充满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进课堂,涤心灵’的文化自信。”

    内蒙古文联副主席包银山说:“这是一部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优秀作品。创作者不是简单地再现当年的英雄行为,而是结合当下社会现实,思考如何更好地在青少年中传承、弘扬英雄精神,使其成为中国精神、中国力量的组成部分。以这种真诚的创作态度和高度的责任感去创作,极大地增强了作品的思想性和时代感。”

    赵林平说:“未来我们将继续修改打磨好这部舞剧,竭尽全力讲好中国故事,讴歌英雄,使其成为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的原创民族舞剧精品,努力攀登舞剧艺术高峰。”

4、追求艺术就得吃苦

    剧中108位演员全是内蒙古艺术学院乌兰牧骑舞蹈团的师生,他们有共同的信念——弘扬乌兰牧骑优良传统,努力创作更多接地气、传得开、留得下的优秀作品。

    “对于排舞剧,学生们刚开始都有一种陌生感。随着日复一日地排练,大家对舞剧的认知,对艺术的追求都上了一个层次。”内蒙古艺术学院乌兰牧骑舞蹈团团长张永胜说。

    学生演员们除了完成正常的课时,其余时间都泡在剧里。中午、晚上、周末,几乎牺牲了两年来所有的课余时间和节假日。“学生们真的付出太多汗水。比如演暴风雪那段,羊要在地上爬。光‘爬’这一段,我们就排练了3个月,爬得‘羊’们有头晕的、有腰疼的,还有想吐的,受伤也很正常。学生们一开始会有怨言,但慢慢地,大家会理解追求艺术就得像这样吃苦。”张永胜说。

    扮演“姐姐”的查苏娜是内蒙古艺术学院研一的学生,查苏娜说:“这部剧我们总共有108位演员,但去年有37名同学毕业了,我们舞蹈团就做了调整,一是补充新鲜血液,吸纳新同学进来,二是调整角色。演员大换血,所有舞蹈都要重新排。最辛苦的是老师和老演员们,需要一遍一遍地跟着重新排练。但为了留下艺术精品,大家毫无怨言。”

    赵林平说:“2018年度获批的16个国家艺术基金滚动资助项目中,民族舞剧《草原英雄小姐妹》是唯一一部入选的高校剧目。有人认为创演大型舞台剧是文艺团体的事,学校是教学单位,搞舞剧不适合也不具备优势。事实上,大学承担着人才培养、科学研究、社会服务、文化传承四大功能,而一部舞剧的创作、排演,贯穿着艺术人才培养的全过程,是艺术教学与实践的重要成果,可以检验艺术院校多学科的教学水平。对学生来说,这一过程就是从课堂走向舞台、从学生成为演员的可贵经历。这部舞剧是探索高等艺术院校舞剧创演新路径的成功实践。”

    正如查苏娜在一篇体会文章中所写:“艰苦的排练过程让我成长了许多,不仅提升了专业素养,更是我人生经历中一个难忘的礼物。英雄小姐妹的精神一直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舞剧给我带来的更是一个青春故事,值得我一辈子去铭记。”

    (本报记者 高平)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