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8月29日

“电子人”时代,如何引领孩子走向田野

张建珍
版面信息

    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世界教育之窗】

    不管承认与否,你我都已不自觉地进入“电子人”时代。随着信息技术在人类社会生活中得到日益广泛的应用,我们惊奇地发现,生活和工作的状态越来越多地是在“线上”:线上办公、线上学习、线上交友、线上游戏、线上消遣和娱乐……然而,“电子人”时代对成人及儿童的种种不利影响早已为人们发现,并被部分人所痛斥。

    英国等西方国家正在通过教育引领孩子走向“田野”,让下一代避免受到“电子人”时代所带来的种种问题的影响,这给我国当前正在推行的“研学旅行”带来了不少启示。

历史悠久,途径多元

    越来越多的中国家长发出感叹:现在的孩子整天沉溺于虚拟世界,摆弄着新式的电子产品,从虚空中寻找快乐,何时才能让现在的儿童体会我们儿时在田野奔跑、在林间玩耍的快乐啊!

    美国学者理查德·卢夫的畅销书《林间最后的小孩》提出了“自然缺失症”的概念。他指出,自然缺失症不是一种需要医生诊断或需要服药治疗的病症,而是当今的一种危险的现象,即儿童在大自然中度过的时间越来越少,从而导致一系列行为和心理上的问题。造成自然缺失症的原因主要有:父母阻碍儿童在户外玩耍,可供玩耍场地的减少以及电子产品的日益风行。

    早在18世纪初,由法国教育家卢梭提出的“自然主义”教育理念经由斐斯泰洛奇和福禄贝尔等人发展,形成极具影响力的思想:教育要以儿童经验和活动为基础,强调生活教育、自然教育与活动教育,认为教育必须顺应自然,要遵循儿童的“内在”生长法则,其途径是让儿童到大自然中去接受教育,从而使儿童成为“自然的、自由的、真正的人”。这对当时的英国教育产生了较大的影响。例如,在英国非常有名望的地理学者托马斯·慧智在1830年出版的地理读物中写道:“地理知识是可以在日常生活中被学习到的。一个孩子从书本上学到的知识,远不如从自然中学习到的丰富和直接。”当时,基于当地历史和当地地理的教学方法受到推崇,即孩子的早年教育应该来自于熟悉环境的第一手体验,而后再是书本学习。

    1909年,伦敦市议会投票通过了一个决议,每次学校旅行将得到100英镑的支持,其中包括专用设备的采购和教师的出行费用等。在1918年颁布的教育法中,允许当地教育局不仅支付学校旅行的相关教学费用,学生和教师的食宿问题也要得到解决。这意味着,学校旅行对学生和家长来说必须是免费的。在经济危机弥漫的20世纪20年代,虽然这些教育支出占用了大量的政府教育经费,但是具有先进教育理念的英国教育部门支持了这个决定。伦敦议会制定了名为《学校旅行》的户外实践教学指导意见书,强调了户外实践教学的教育意义和巨大潜力。到1936年,伦敦议会共支持了378次学校旅行,为此支出了超过15000英镑。

    20世纪70年代,英国学者卢卡斯提出了“关于环境的教育、通过环境的教育、为了环境的教育”的环境教育模式。在卢卡斯模式的影响下,英国环境教育界掀起了户外教育运动高潮,主张在任何年级、任何学科,都尽可能到户外寻求相关的学习主题,以便通过户外学习使学生取得最佳的学习效果。

    在这样的教育思想影响下,英国的户外教育形式多样,途径多元,构成了与室内教育相媲美的户外教育体系。例如,针对地理、生物和科学学科的野外考察学习、针对环境教育的环境户外学习、针对户外自然资源保护的保育教育、从事户外冒险活动的冒险教育、从事野外露营的露营教育、由国家公园或森林服务中心提供服务的环境解说、由林业保护发展而来以树林作为教育环境的丛林学校等。英国形成了从幼儿园阶段至大学阶段,从英语、历史等文史学科,音乐、美术等艺术科目到地理、科学等理工类学科,甚至体育学科,都鼓励采用户外教学的传统,认为大自然的启迪是最值得利用的教育资源,户外教育通过使学生在很大程度上接触“真实世界”,提高学生对专业学科的认识,从而提高学生的学习效果。

政府重视,制度保障

    英国政府非常重视户外教育的价值,并通过颁布一系列政策、出台相关措施来推动户外教育的开展,提升户外教育的质量。

    英国教育与技能部2006年颁布了《户外学习宣言》,强调了户外学习的价值和意义。《宣言》指出:“相信每一个年轻人都要有教室以外的户外学习经验作为其学习和个人成长的基本部分,户外学习经历通过在感觉和学习之间建立联系帮助我们搞清周遭世界的意义,他们会一直伴随我们直到成人期,影响我们的行为、生活方式和工作。”

    2009年起,英国自然资源部,英国环境、食品与农村事务部和林业委员会委托“自然英国”进行“公众自然环境参与度的监控(MENE)”。这一监控项目每年使用调查问卷等形式进行了45000次访谈。该调查旨在收集有关人们接触自然环境的方式的信息,如参观乡村、享受城镇绿地、观赏野生动物和自愿保护自然环境等。政府部门通过该监测结果估算英国成年人对自然环境的参访次数、衡量公众参观自然环境的程度并确定其阻碍因素与驱动因素,有利于将政府决策与民众的户外活动需求更密切地联系起来。

    2010年,苏格兰政府颁布《旨向卓越的户外学习课程》,作为新的学校课程提升户外教学质量的指南,对3至18岁的户外学习提供了进阶的优秀实践,为帮助教师、教育者、社区学习与发展及其合作者提供指导和支持。英国政府高度重视户外教育的价值,野外实习早在1991年便已经成为英国国家法定课程之一,并将野外实习纳入许多英国重要的考试(如GCSE、A-Level等)之中。

    这些考试通常会要求学生参加野外实习,并撰写一份基于第一手数据外加其他各种数据的严格分析而完成的报告,以此作为地理学课程的考察方式;也有些考试机构通过闭卷考试的方式考查学生综合利用地理学等学科的知识进行野外考察的能力。在英国,中学阶段修习地理专业的学生如果没有野外实习部分的分数,就很难拿到资格证。

    为更好的鼓励户外教育的开展,英国政府设立了许多奖项用于奖励那些在户外教育中取得杰出成就的组织或个人。例如,爱丁堡公爵奖计划、阿斯丹奖计划、约翰廖尔奖和千禧志愿者奖等。

    以爱丁堡公爵奖计划为例,自从1956年爱丁堡公爵菲利普亲王设立该项目至今,从第一年颁发的1000多个爱丁堡公爵奖奖项到2016年的133369个奖项。目前,全英国已授权运行了13200多个爱丁堡公爵奖中心,无数英国青少年从中受益。

    在户外教育推行过程中,安全始终是不可小视的重要因素。在英国学校组织的各类户外学习中,都有风险评估的要求,即教师在组织学生进行户外学习之前,先要对可能存在的各类风险进行专业评估,并提出安全预案。政府为了正确地引导和规范户外运动的发展,制定了相当完善的救援体系,主要包括空中救援、山地救援、海岸救援等几部分。主要的山地救援组织有:山地救援队、国家公园救援队、皇家空军山地救援队、皇家空军或海军搜索与救援直升机。另外,除政府的救援组织外,同时也拥有大量民间救援组织和志愿团体,这些团体往往由户外爱好者和热心的社会人士自发组成。

机构参与,体系完善

    英国形成了非常完备的社会服务体系,共同推动户外教育的发展,如地质公园、旅游景点、荒野、农田、植物园、动物园、博物馆等,还有为了户外教育的发展而专门设立的社会服务机构如“田野学习中心”(Fieldwork  study council,下文简称FSC)、户外学习委员会等。

    英国的博物馆都免费向人们开放,这为学校利用博物馆等社会资源开展户外教学提供了保障。把课堂搬到博物馆,成为英国中小学教师较为常见的教学方法之一。在英国经常能看到教师带领学生到博物馆进行教学,在自然历史博物馆、在国家美术馆等场所,你经常会发现教师在对中小学生进行教学。同时,这些博物馆也主动利用各种多媒体技术开发各种教育资源,例如在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有专门模拟地震的小屋,让游客感受地震来临的感觉。各种各样的自然科学知识与小常识,就这样以有趣的形式展现出来。

    在英国,有许多专门从事户外教育的慈善机构。以FSC为例,每年有超过3000所学校、140000人次通过各种方式参加FSC的活动。它所提供的服务包括为学校学生提供户外学习课程与实践、为家庭儿童提供户外家庭教育课程与实践、为从事户外教育、休闲学习等专业的成年人和户外教育教师提供专业训练、为环境保护的专业者和志愿者提供专业指导。其中为学生和儿童提供的课程除我们熟知的科学、地理、生物等科目外,FSC还开发了音乐、美术、文学等相关的可利用户外资源的课程。因为FSC坚信:我们对我们周遭的世界了解更多并从其获得的启示更多,我们就越能欣赏它的需求,越能为我们的后代保护其多样性和美丽。

    在英国,任何儿童的教育过程都必须包含一系列有计划的、优质的户外学习活动。进行户外教育绝不仅仅是教师的事,户外教育机构的从业者、家长、环境教育志愿者、政府机关人员甚至相关领域的学者都是户外教育的重要力量。

    教师和户外教育机构的从业者根据教学内容和学生的年龄特点,研发出多种多样的教学方法。笔者在英国学习期间,曾目睹英国教师通过各种创新的教学方法激发学生对户外学习的兴趣。如为了发展学生对周围环境的感知和对噪声污染的理解,教师尼古拉斯·拉普松计了一个户外学习课程,让小学低年级的学生从一个指定地点出发,用心倾听环境中的各种声音,并记录东北、北、西北、西、西南、南、东南、东等各个方向声音,最终形成“声音地图”。这项活动让学生用心聆听自然和人类活动所发出的各种声音,使学生感到新奇,同时发展了学生的环境感知、地理素养等各方面的能力。

    针对幼儿的森林学校也颇具特色,例如被英国教育标准局评为“优秀”的“精灵和仙女林地幼儿园”(The Elves and Fairies Woodland)。这所幼儿园会带领孩子们定期参观林地,在林地上搭帐篷,动手改造森林小屋,在森林中种植蔬果等。他们利用收集到的小木棍学习计数,感受数学的魅力;利用不同颜色的土和红甘蓝水创造美丽的图画,感受自然艺术;利用木材和其他自然资源制作项链魔杖和各种工艺品,感受动手的快乐。开放的空间让孩子们在自然环境中自由发展,积极与同龄人互动,收获良好的沟通技巧以及必要的基本技能。当地所有3至8岁和8至11岁的孩子都可以参加该幼儿园的森林度假的冒险活动,一起探索大自然,制作森林工艺品,享受篝火美食。森林学校的教育者们相信,孩子们越接近自然,就会越快乐,越会学习。通过对自然界的自由探索,孩子们的创造性和想象力都能得到极大的发挥。

    此外,学者及各种研究团体也积极投身到中小学生的户外教育中来。如1996年,英国开展了全国土地利用情况调查。值得一提的是,作为一个大型的国家科研项目,该项目舍弃了采用研究人员作为项目执行主体的常规做法,将该项目的实施与户外教育结合起来,在英国国家土地使用情况指导委员会(The National Steering Committee for Land Use-UK,该委员会由5位成员组成,成员为高校、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和中学教师)的指导下,全国1287组教师和学生构成的调查团体完成调查。遍及全国的教师和学生担任陆地景观的测量员,并将土地利用情况绘制成地图。学生们记录他们在调查过程中所看到的景观,描述他们对这片土地未来的看法等。这个调查如今被称作“观点与愿景计划”。年轻人通过这一调查项目,表达了自己对于国土的眷恋与热爱,他们喜欢多样的农村,那里的小商铺、休闲设施和静谧空间让人着迷,他们厌弃交通噪声、污染和侵占绿色空间的城市化。事实上,很多年轻人通过调查表达了自己的担忧。他们担心20年之后,陆地景观会变成他们不愿看到的样子。由此产生的强烈情感比数据更能影响他们今后的行为和价值观,而这正是本次调查研究的可贵之处。

    在科学与地理学中,很多证据都显示,野外实习广受学生的欢迎。根据一个调查报告,在11项可选的学习科学的方法策略中,“进行一次科学旅行或者远足”被学生票选为最为享受的学习方法。同时,这一选项在最实用和有效的学习方法的投票中,排名第五。在包括高等教育阶段等的各个阶段的地理学教育中,野外实习都被广泛认可为最能够启发学生学习动机、降低学习焦虑以及能够更深程度上激发学生学习热情的教学方法。依靠团队合作和集体成果,野外教学时常为学生带来难忘的经历,并保证学生自始至终经历一次调查研究。学生的学习经验变得更加丰富,更加有结构性,记忆更加深刻甚至更适用于职业发展。用一个参与过野外实习的人的话来说,如果野外实习进行顺利,这将成为“无聊的学校学习的解药”之一。

    (作者:张建珍,系浙江师范大学地理与环境科学学院国际地理与环境教育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

返回